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醫院動態 >> 醫院新聞
醫院新聞
劉榮:把醫學不可確定性降到最低
時間:2019-06-24 15:59:02    作者:張思瑋    來源:中國科學報    瀏覽:710次

又是一個手術日。

像往常一樣,劉榮早在前一天就已經把手術患者的資料仔細地看了幾遍。當天,他又叮囑管床大夫再多與患者交流,這樣既能緩解患者術前緊張情緒,還能實時地掌握患者的狀態。

已經從醫30多年的劉榮,現在是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肝膽外二科主任、全軍肝膽外科研究所所長。截至目前,他已帶領團隊開展機器人肝膽胰手術逾3000例,穩居世界首位。

“醫生做久了,就像老司機一樣,膽子會越來越小,想事情會越來越周全。”劉榮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表示,“有時候,術前預想得很好,可等到術中、術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要格外小心”。

如何能讓手術在可控的范圍內進行?如何以最小的醫療創傷實現患者最優的預后?如何將醫學的不可確定性降低到最小……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劉榮的心間。

前不久,他和團隊的研究成果刊發在《科學通報》上,題目為《預后控制外科:從理論到實踐》。作為第一作者,劉榮表示,預后控制外科(以下簡稱預控外科)以患者最優預后為根本目標,通過擇優干預者、干預手段、干預時機的最佳組合來預控疾病風險。

一種創新的醫療理念

隨著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技術在醫療領域的逐漸應用,以干預者經驗為主導的傳統醫學和過度倚重干預手段的循證醫學受到了新的沖擊和挑戰。

“我們有必要將干預者的臨床經驗與高等級循證醫學證據和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相融合,通過有效地控制疾病風險使患者獲得最佳的治療效果。”劉榮基于長期的臨床實踐,提出了預控外科理論。

所謂的預控外科就是利用神經網絡、深度學習、大數據以及圖像學等信息技術,預測外科疾病風險,擇優干預者、干預手段、干預時機及其最佳組合,并加以控制,實現預后全程最優,使患者得到最好的治療效果。

“這就涉及預控外科的四個要素,即疾病風險、干預者、干預手段和干預時機。”劉榮向記者詳細解釋道,疾病風險既包括了目標疾病本身的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也包括患者自身基礎疾病可能帶來的風險。以肝癌、肝硬化為例,嚴重的肝硬化程度會顯著增加肝癌切除術中出血和術后肝功能障礙的風險。

干預者是診療過程的主體。作為預控外科的主導者與執行者,干預者不僅需要從大量的臨床實踐中提高臨床決策和診療的能力,還需要在醫療科技、智能醫學的發展中與時俱進、不斷創新,善于利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手段來提高干預的有效性和時效性。

“這里需要強調的是由于干預者是人,醫療的對象也是人,干預者需要善于控制自身情緒,通過人文關懷來滿足患者的心理需求,提高診療效果。”劉榮說。

干預手段則是完成疾病診療的直接工具,干預者可以運用多種創新性診療手段,實現可靠、高效以及個體化的精準治療。

最后就是干預時機。“表面上看干預時機是‘看不著,摸不到’的,但經驗豐富的干預者可以通過實時判斷疾病風險、干預風險與患者獲益之間的關系,通過評估患者獲益與風險之間的最大化差值來決定最合理的干預時機。”劉榮說。

優化組合以實現最佳預后

不過,并不是在臨床中把握住這四個關鍵點,就一定能實現患者的最佳預后。

“如果將患者預后作為最終目標的話,疾病風險管理則是實現過程,干預三因素的優化組合便是有效的實現手段。”劉榮告訴記者,三者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相互影響,需要對干預者、干預手段和干預時機的不斷優化和配置組合才能實現患者的最優預后和最佳獲益。

實際上,由于教育背景和工作平臺的差異,不同干預者的能力和經驗之間存在很大的差異,對于干預手段的掌握和干預時機的把握各不相同。

而現有的醫學模式過度強調了最佳干預手段的選擇,忽視了干預者能否熟練掌握該項技術方法,缺乏對干預者自身專業技能和經驗的評估,容易進入干預者和干預手段無法匹配的誤區。

“我們首次將干預者的能力和狀態納入評價體系。”劉榮說,干預者需要不斷與時俱進,調整診療理念,將新型的干預手段應用到干預過程中,并制定與之相應的干預時機,最終實現干預三因素的優化組合。

采訪中,劉榮特別強調,預后并非愈后,而是指預測疾病的可能病程和結局,既包括了疾病的發展結果,也具有時間上的延展性。

推向最優境界的方法與策略

那么,立足于當前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縱深發展的現狀,我們該如何將預控外科達到最優境界?

面對記者的提問,劉榮表示,這就需要利用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方法,通過智能醫學影像識別與預測、三維重建與手術規劃、術中導航、遠程與智能化機器人手術系統等方法,打破傳統的干預者、干預手段和外科患者的三方博弈關系,將原有的三者結合為一個新的整體,提升彼此的交互效率。

技術的進步勢必推動方法的革新,新方法的應用也要有核心技術策略做保障。

具體而言,預控外科的核心策略首先就是控制出血,它是外科的永恒主題和核心技術環節,實施有效的血流控制是決定手術成敗以及患者預后的關鍵因素。其次,正確的手術入路不僅能夠使手術事半功倍,減輕醫源性損傷和并發癥,還能夠簡化手術操作,便于手術的實施與推廣。

“手術入路不單純是指實施操作的路徑選擇,而是包含了通道、路徑、目標顯露在內的一系列策略規劃。”劉榮以胰腺手術的入路選擇為例,因為胰腺的解剖位置較深,周圍毗鄰的臟器及血管結構復雜,不僅手術難度大,而且術后嚴重并發癥發生率也高于其他手術。

此外,切除、重建技術也是手術過程中的重要環節。“它與患者預后息息相關。特別是胰十二指腸切除術,由于其需要完成胰腸(胰胃)、膽腸、胃腸三個吻合,已成為腹部外科難度最大、風險最高的術式。”劉榮希望,在預控外科理論指導下,外科手術都能以最小損傷實現患者的最大獲益。

預控外科理論的產生離不開所處的時代背景,更沉淀了劉榮幾十年扎根于臨床的所思、所想、所悟。如果說繁重復雜的臨床病例是這一新理論形成的基礎,那么如何“跳出”臨床抽絲破繭探尋出規律,考量的則是一個醫生的格局、胸懷與睿智,而劉榮做到了。

一名好醫生、一所好醫院背后受益的是更多患者及家屬,而一種新理論所帶來的力量卻不局限于此,它能推動整個學科的革新,進而提升全人類的健康水準。

“當然,任何理論的發展完善都需要一個過程,可能會遇到各種問題,但只要根植于實踐,就一定能經得住時間考驗。”劉榮說。

 



Copyright © 1999-2019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軍總醫院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5288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6853號 解放軍總醫院醫學信息室制作維護 零點新視窗提供技術支持 點擊數: 699
黑龙江p62福彩p62开奖结果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