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醫院動態 >> 醫院新聞
醫院新聞
“黨的女兒”馮理達:將門虎女,信仰如鐵!
時間:2019-06-24 15:58:38    作者:毛宇、鮑志偉    來源:301醫院公眾號    瀏覽:775次

將門虎女  信仰如鐵

追思有突出貢獻的歸國定居專家、"黨的女兒"馮理達

人物小傳

馮理達(1925年11月—2008年2月),全國全軍知名免疫學專家,安徽巢湖人,解放軍總醫院第六醫學中心(原海軍總醫院副院長)主任醫師。1947年參加工作,1975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和新中國第一任衛生部部長李德全的長女,曾任全國政協第八屆常委和第七、第九、第十屆委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常務理事。組建了新中國第一個消毒研究室和我軍第一個免疫學研究中心,被國務院、中央軍委授予“有突出貢獻的早期歸國定居專家”榮譽稱號。2008年7月,中組部等六部門聯合作出《關于開展向馮理達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并追授其“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和“白求恩獎章”。

信仰是人的精神支柱,也是人的前進燈塔。人生有了信仰,生命之樹才會常青。

2008年2月8日,馮理達老人溘然長逝。臨終前,老人囑咐兒子代她交上1萬元黨費。交完黨費,她的工資卡里僅剩下85.46元。

這是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將軍的女兒、原海軍總醫院副院長馮理達事跡陳列館里一個催人淚下的鏡頭。

在今年紀念“五四”愛國運動100周年系列活動中,第六醫學中心青年醫務人員走進馮理達事跡陳列館,進一步領略這位老人愛黨、愛國、愛軍、愛民的感人一生。

歷經風雨坎坷,是什么讓她“永遠跟黨走”的信念始終如一?

“追求共產黨是我生命的全部,能為黨工作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對中國共產黨從了解到熱愛,再到執著追隨,歷經風雨不改志。” 這是馮理達老人生前常說的話。

 她親眼目睹和見證了父親所經歷的許多重大歷史事件。從父母愛國的言傳身教中,從父親主張基督教救國到“三民主義”救國的坎坷經歷和深刻反思中,她逐步加深了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和了解,心中播下了愛黨、信黨、跟黨走的火種。

1949年,黨和政府將馮理達和弟弟馮洪達送到蘇聯深造培養,攻讀免疫學,成為新中國首批留學生。剛到蘇聯,馮理達就向時任駐蘇大使的王稼祥提出了入黨要求,并向中國留學生黨支部遞交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

1951年,馮理達從蘇聯回國探親,再次向中組部領導提出入黨要求。1955年開始,她每年都主動向組織遞交自我鑒定,直到生病住院前,她上交了一生中最后一份思想匯報。

“文革”期間,母親李德全被作為走資派受到批斗,馮理達也被污蔑為“美蘇雙料特務”,一度被軟禁。即便在最艱難、最曲折的日子里,她都沒有動搖自己的信仰——堅信共產黨,追隨共產黨。

“共產黨是中華民族之希望,只要我活著就要加入黨組織。”在1973年前后一年多的時間里,她先后5次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

1975年12月23日,是馮理達終生銘記的日子,組織終于批準她加入中國共產黨。聽到消息,馮理達激動得流下了淚水。為了這一夙愿,她苦苦追求了26年。

有人問:年過半百,為什么入黨癡心不改?馮理達袒露心聲:“我親身經歷了兩種社會制度,堅信只有共產黨才能帶領中國走向光明。當年,父親為了追隨共產黨,與國民黨徹底決裂;母親在62歲高齡時加入了共產黨;弟弟妹妹也先后成了共產黨員。我們一家人都是黨培養起來的,永遠跟黨走是我堅定的人生信仰。”

入黨之后的馮理達沒有放松對自己的要求,執著地學習黨的理論。她生前閱讀的《毛澤東選集》《鄧小平文選》等書籍,夾滿了用紙條做的書簽,書中滿是圈圈點點、各種標記,書頁上寫滿了心得批注。她先后撰寫了上百萬字的政治學習筆記和體會文章,以及75本日記。

黨的十七大召開后,82歲的馮理達不顧年邁病重,先后8次通讀新黨章。病重后,她堅持把新黨章一筆一劃抄完,才住進醫院。

馮理達常說:“一個共產黨員選擇什么?追求什么?為黨做什么?答案都在黨章里。”她去世后,遺物中4個精致的木盒格外引人注目。里面是馮理達用毛筆小楷恭錄的黨的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黨章》全文,長卷徐徐展開,足有百米,字字力透紙背,飽含深情。

她為黨的事業生命不息、戰斗不止,用畢生精力實現了“把一生獻給黨”的誓言。

面對人生多次重大抉擇,是什么讓她那顆矢志報國心從未動搖?

“我的根在中國,我的事業在中國!

時間回溯到1948年8月的一天晚上,夜幕降臨,星光閃爍。馮玉祥和夫人李德全響應中國共產黨的號召,準備參加新中國政治協商會議。臨行前,他們讓馮理達選擇:回祖國還是留美國?作為長女的馮理達見證了父親波瀾壯闊、不屈不撓的一生,她毅然與父母一起,義無返顧地走向新中國。

1957年,為向蘇聯十月革命勝利40周年獻禮,列寧格勒市政府宣布要在本市消除白喉病。30歲出頭的中國女研究生馮理達主動承擔了這項任務,她創造性地運用中西醫結合的辦法,用針灸、中藥一舉攻克了這個難題,使當年列寧格勒的白喉病發病率降到了零!馮理達成為蘇聯醫學界的新聞人物。

1959年,在蘇聯留學的馮理達榮獲免疫學副博士學位。此時,又一次回祖國還是留蘇聯的選擇擺在了她的面前:蘇聯許多醫學研究機構盛情挽留她,要專門為她建實驗室,讓她領銜搞研究。她說:“我是新中國派來的,我要回到新中國,用學到的知識報效我的祖國!”

學成歸來的馮理達被分配到中國醫學科學院流行病研究所,組建了新中國第一個消毒研究室。她先后29次作為中央和衛生部工作組負責人,帶隊奔赴浙江、湖北、湖南、廣東等血吸蟲病、流腦、霍亂、痢疾等重疫區一線,以及邢臺地震中心區,冒著生命危險,挨家逐戶送醫送藥,防病治病。即使“文革”期間受到沖擊,也從未動搖馮理達的矢志報國之心。1973年3月,在周總理和鄧穎超的關懷下,馮理達被調到海軍總醫院傳染科工作,當上了一名普通住院醫生。工作不對口,但她沒有抱怨,拖地板、倒痰盂、清掃廁所搶著干,并以自己精湛的醫術和熱忱的服務贏得了患者和同事的信賴。

“文革”結束后,知識分子迎來了科學的春天。海軍總醫院成立免疫學研究中心,任命馮理達為主任。她一心撲在事業上,為了研究肝炎病人用藥的治療效果,如活血化瘀后血液流變情況,她用自己家中兩個鋁制飯盒,研制了第一個紅細胞電泳儀,建起了我軍第一個免疫學研究中心。“兩只飯盒再創業”成為一段佳話。這一年她53歲!

馮理達始終將報效祖國作為她的畢生追求,把崗位作為傾力報國的平臺。她帶領兩名同志白手起家,由一個房間的免疫室,建設發展為后來的“中國免疫學研究中心”,下設6個研究室,擁有世界先進儀器設備,獲得了第一個全軍科技進步獎,一項項科研成果不斷涌現。

上世紀80、90年代,她率先開辟中國特色的免疫學學科,創立了免疫物理學、免疫康復學和部隊免疫學等基礎理論,主編學術專著8部,發表學術論文60余篇,探索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防病治病新途徑。

馮理達還受邀赴美國、日本、法國、德國、俄羅斯和瑞士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講學,成為蜚聲海內外的著名免疫學專家。一次,她應邀去美國進行學術交流。美國一家權威學術機構看到她的學術研究后,想高薪挽留。然而美方同行卻發現,在她的論文背面有一行流暢的英語:My permanent address is China——“我的永久地址是中國!”

1991年,馮理達被國務院、中央軍委表彰為“有突出貢獻的早期歸國定居專家”。

出身名門待遇優厚,是什么讓她胸中只裝著人民群眾和部隊官兵?

“我是黨的女兒,

要一輩子為人民為部隊服務!”

馮理達淡泊名利、生活儉樸,買的衣服都是二三十元錢一件的,平時吃用也極為簡樸。一條棕色的毛褲大腿內側被磨破了兩個洞,她補了又補,一直穿了20年,直到去世前還穿在身上。

一位出身名門、家世顯赫、待遇優厚的老干部,卻對自己的生活近乎苛刻,那么馮理達把錢都花到哪里去了?她看到解放軍某炮兵團戰士們學習室的電腦還缺兩臺顯示器,立刻拿出2000元;免疫中心工作人員小李患子宮肌瘤一時湊不足住院費用,她拿出3000元為其交齊,并資助小李的兒子上大學;80歲生日當天唯一的開支就是購買4000支圓珠筆,寄給西北的希望小學……馮理達熱愛人民、奉獻社會,把扶貧幫困作為人生最大的幸福,一生捐助社會和他人的錢物累計達300多萬元。

“為戰友服務就是我的職責。”

她登艦艇、下海島,深入部隊進行抗疲勞、抗嚴寒、抗饑餓等課題研究,為近10萬名官兵和群眾診治疾病。

1974年冬天,科里收治了一名叫王志虎的飛行員,患有嚴重的痢疾,經常大小便失禁,弄得床上和房間里到處都是。馮理達主動要求負責這個病人。一天晚上11時,馮理達臨走前到小王的房間看一眼,一股惡臭迎面撲來,病床上、地上都是糞便,病人身上也到處都是。馮理達二話不說,親手幫他更換衣服和床上用品,打來熱水,為病人擦拭干凈,之后又給他清洗換下來的臟衣服直至深夜。

每當國有難、民遭災,她更是沖鋒在前,傾囊相助。1998年,長江、嫩江、松花江流域發生大洪水,她是全院捐款最多的;張北地震,她捐出了幾乎所有的積蓄;抗擊“非典”期間,她夜以繼日、加班加點,收集整理出1200多萬字的疫情資料,并自費2萬多元復印成冊…… 

宵衣旰食,夙夜在公。在她擔任全國政協委員和常委的20年里,農民的田間地頭、城區建筑工地、下崗工人家里……都留下了她的足跡。由她撰寫的減免農業稅、農村教育附加稅、弱勢群體基本醫療保障、關注農村留守兒童和農民工子女上學難等155項提案先后被采納。

2008年2月8日,馮理達走完了她曲折而光輝的一生。

八十春秋一瞬間,歲月滄桑未等閑;少小即懷報國志,畢生幾曾敢息肩。“親愛的爸爸、媽媽,理達還是你們的理達,她會跟隨你們所希望的道路,為了祖國和人民,獻出自己的一切。”馮理達用一生的實際行動詮釋了她愛國報國的崇高理想追求。

編輯手記

初心不改“孺子牛”

一個人有堅定信仰才有持久激情,一首歌蘊含民族力量才能千古傳唱。

你來自哪里、為誰奉獻、怎樣奉獻?這是馮理達一生堅持的“人生三問”。她知道灑滿陽光的祖國大地似母親溫暖的胸膛,那寬闊的懷抱里有她幸福的記憶;她從1949年向黨組織遞交第一份入黨申請,26年來年年申請入黨,直到50歲加入中國共產黨;她時刻把自己的人生價值與黨和人民的事業相連,無論順境逆境,為黨盡忠、為國分憂、為民奔波的信念矢志不移。

 “我屬牛,愿做中國勞苦大眾的‘牛’,為黨的事業拉車不止!”馮理達初心不改、信仰如鐵,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崗位上,樹立起一座共產黨人無愧于黨、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時代的精神豐碑。她一生以“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奉獻到老”的崇高品質,譜寫了一曲共產黨人的信仰之歌、奉獻之歌,成為人民心中永遠的“孺子牛”。

馮理達以堅如磐石般的信念、甘當“孺子牛”的精神,給了我們這樣的啟示: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綻放粼粼波光;一個人,只有投身祖國和人民的時代偉業,方可擁有不朽人生。

 



Copyright © 1999-2019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軍總醫院版權所有 京ICP備1705288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6853號 解放軍總醫院醫學信息室制作維護 零點新視窗提供技術支持 點擊數: 759
黑龙江p62福彩p62开奖结果是多少